学高为师 >>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学高为师 > 正文

【中国甘肃网】西北师范大学李并成教授

更新时间:2015-04-28 03:39:08点击次数:244次字号:T|T
中国甘肃网3月16日讯 (记者 张慧雅 李雅佳)河西走廊在历史上曾是人们想象中的“华夏”与“西域”的交界地带,是古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也是华夏文明的玉石之路,更是中西文化的交融之地。
它是山地-绿洲-荒漠的符合系统,这里人文宗教荟萃、族群环境复杂、生存方式多样,是多种文化和文明的通道和源头,但这里气候干燥,生态脆弱。
就这一复杂现状,西北师范大学李并成教授指出,河西地区大规模的土地开发,始于汉武帝元狩二年河西归汉以后。在此之前,河西曾经历了史前文化时期和迁徙牧业时期,河西地区最早的人类活动可追溯至距今5100多年前的马家窑文化早期。
在史前文化和迁徙牧业时期,由于生产力的低下,人们对土地条件优劣的依赖性很大,对河西绿洲生态系统的影响和改造很有限。绿洲先民们的生产活动主要为采集、狩猎、原始种植、逐水草畜牧等,对自然资源的开发利用是初步的,小规模的,人与自然界间维系着近乎自然状况的平衡。
这一时期河西地区人居环境原始自然面貌,依其所处气候带的类型应属荒漠、半荒漠景观,但在水源所及的范围内,则发育着非地带性的“绿洲地观”。这种绿洲景观,由于同时受地带性规律和非地带性规律的制约,既与地带性的荒漠、半荒漠景观迥然不同,又并非简单的草原或森林草原面貌,而是呈现出一种复杂的景观形态。
河西地区十多块历史时期古绿洲演变而成的沙漠化区域,主要有:民勤西沙窝、张掖“黑水国”、古居延绿洲、马营河百浪河下游、金塔东沙窝、玉门比家滩、昌马河洪积冲积扇西缘、芦草沟下游、古阳关绿洲等,总面积达4700多平方公里。
河西走廊历史时期沙漠化发生的主要原因,在于人们对土地资源的开发利用不当之故。历史上的滥垦、滥牧、滥樵、滥用水资源,以及战争的破坏、农牧业土地利用方式的交替等,致使河西原本就脆弱的生态系统遭到严重的冲击和破坏,甚至形成恶性循环,从而诱发沙漠化的发生发展,使绿洲向荒漠演替。除此而外,不可忽视自然因素。气候因素对于河西沙漠化的影响是有限的,沙漠化过程既可能出现在干旱期,也可能发生在湿润期,西北干旱地区因气候变化所引起的水量增减的幅度并不大,它只能在一定程度上逆转或加速沙漠化过程,而人类活动的影响才是招致沙漠化的主因。
森林破坏是否会引起降水量减少、以至影响河川径流减少的问题是一个颇为复杂的议题,也是学界探讨得相当热烈的话题。据对河西历史环境变迁以及沙漠化的研究认为:其一,森林植被对于维系干旱地区的生态系统来说,较之其他地区显得尤为重要,其涵养水源主要表现在其蓄水能力、调节径流能力、消洪抗旱能力和净化水质等几个方面,森林通过对降水的截留、吸收和下渗,对降水进行时空再分配,减少无效水,增加有效水。其二,对这一问题的探讨除了着眼于林地和无林地下垫面的不同外,还应注意到不同地域大气环流状况的差异,尤其是不可忽视水汽来源方面的差异。其三,增加降水量与增大径流量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森林虽能增加山区的降水量,但其本身耗水量、蒸腾量亦大,如增加的降水量大于森林本身耗水量、蒸腾量,则出山径流量增加,反之则出山径流量减少。从祁连山脉的情况来看,森林的存在可以增加祁连山出山径流量。其四,考察森林的水文效应不应脱离在一定历史条件下人类对水资源的利用能力、利用程度与水资源实际状况之间相互关系的探讨。从河西走廊地区来看,即使祁连山森林破坏后流入绿洲的总径流量不减,但因森林破坏后山区涵养、调蓄能力降低而导致水情状况变劣,来水骤起骤落,人们不便利用,实际能够利用的水资源则相应减少,这在客观上就相当于减少了水资源总量,同时这还使得绿洲可供重复开采的水资源量亦减。这一切均会给绿洲生态环境带来不利影响,使绿洲潜在沙漠化因素得以强化。
中国甘肃网 (编辑:周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