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高为师 >>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学高为师 > 正文

【新华网】王鉴:带好教育研究的“西北军”

更新时间:2015-05-14 14:33:39点击次数:365次字号:T|T
【新华网】王鉴:带好教育研究的“西北军”

上篇:梦想“捂热”冷板凳
——王鉴:带好教育研究的“西北军”

      他,一位扎根西北三十载,率领着一支团队兢兢业业地工作着,专注于课程与教学论和少数民族教育研究,始终坚守着自己的教育梦想;他,曾经6次进入新疆少数民族地区、5次深入西藏自治区开展调查研究,并多次赴西南民族地区、东北民族地区等地开展调查研究,为国家提供了大量有价值的咨询报告;他,提出的“民族教育优先发展区”思想和多民族交流交往的思想,被《国家中长期教育发展规划纲要》采纳;他,淡泊名利,潜心学术,成果丰硕,先后发表学术论文180余篇,出版学术专著8部,主编教材4部……
      他就是前不久被评为 “全国先进工作者”, 长期扎根西北、足迹遍布全国民族地区,被誉为教育研究的“西北军”领头人的西北师范大学教授王鉴。

 

      “知识分子被称为劳动者很光荣”

      “让劳动光荣、创造伟大成为铿锵的时代强音,让劳动最光荣、劳动最崇高、劳动最伟大、劳动最美丽蔚然成风。”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赋予劳动极大的神圣与崇高。
      对此,王鉴教授深有感触,“亲临现场,感受到了党和政府对劳动者的重视,给予我们这么高的荣誉和评价,感觉非常自豪。从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中,我们也听到这个时代对于知识分子更高的评价。”
      王鉴说,作为大学教师,知识分子的一员,被称为劳动者,他感觉非常光荣。
      他给笔者讲了钱学森先生的一则故事,当有人问到钱老这一生最激动的时刻是什么时候,好多人都认为是被授予“两弹一星”功勋奖章的时候,而钱老却说,有一年他被评为“全国先进工作者”,被认为是劳动者的时候,那是他一生中最激动的时刻。
      王鉴说:“我非常理解钱老当时的那种心情,工人、农民在为社会创造财富,知识分子也在为社会创造财富,所以一个知识分子在我们国家被纳入劳动者,感觉非常光荣。”
      “钱老的那句话对我影响非常深刻,这次我也体验到了这样一种‘劳动光荣、创造伟大’,这是知识分子被社会认可后发自内心的自豪。同时,对我的认识也是一次升华,这让我们工作得更加有信心,更加感觉到教师这种职业的崇高和伟大,更加明白我们所肩负的责任和使命。”王鉴说。

      “冷板凳 ”一坐就是30年

      从1987年入校开始算起,1968年出生的王鉴,已经在西北的教育研究战线上奋斗了近30年。
       一次记忆犹新的家访,让王鉴选择扎根少数民族教育研究。1991年,他毕业留校后被分配到西北师大民族教育研究所工作,并被安排在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开展社会实践一年。在夏河县阿木去乎下乡调研时,一位老乡告诉他:“我不愿意让娃娃上学,因为学校里学不到我们需要的东西。”那时,“雇读”现象在甘肃藏区时有发生:由于当时的升学率不高,孩子们即使上学也很难考入大学,最终还是回归农牧生活,而学校里又学不到对当地生产生活有直接用处的知识。所以当地人宁愿花钱雇汉族学生替他的孩子上学。

 

      “雇读”现象为什么存在?是什么原因?如何能够改变这种状况?这一连串的问题,激发了王鉴对民族教育问题的深度关注和对民族教育研究的极大兴趣。
      回校后,他写下了论文《藏族地区教育综合改革研究》,发表在《民族教育研究》上,引起了民族教育领域的普遍关注。
      这是王鉴进入民族教育研究的起始。之后,他在西北师大攻读硕士、博士,在这个方向上逐渐深入并有了建树。他先后赴新疆、西藏、青海、宁夏、甘肃、云南、贵州、广西等多民族地区开展调查研究,开创了新的研究领域——中国多民族多文化背景下的课程与教学问题研究。一大批研究成果,在教育学和民族学领域产生了重大影响,研究成果先后获中共中央宣传部“五个一工程”奖、全国教育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等高水平奖励。
      王鉴师从我国著名教育家李秉德先生。李先生早年留学法国、瑞士,回国后扎根西北,一生都没有离开西北师大。李先生创立的“西北师大教学论学派”,在全国都是标志性的,在教育学科方面做出了很重要的贡献,也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教育研究的高级专门人才。提及恩师,王鉴教授动情地说:“先生的教学方法很独特,非常尊重学生,会根据学生的兴趣、研究领域引导学生去做研究。他是我的榜样,在我治学育人的过程中,一直在学习和模仿着我的导师。”
      “记得读博士的时候,有一次到李先生家,先生坐在一张老藤椅上,我随手找来一个小板凳坐在了他对面,谈话大概进行了半个小时,他指了指我坐的板凳说,你坐的‘冷板凳’是不是已经坐热了?我不解其意。先生接着说,其实坐‘冷板凳’也并不可怕,只要你坚持了,坐长了,‘冷板凳’也会变成‘热板凳’。——做学问是一件很苦的事情,是坐‘冷板凳’的事情,要耐得住寂寞、耐得住清贫、抗得住诱惑,潜心去做学术,这‘冷板凳’也能坐热。” “现在回想起来,觉得李先生的教育方法非常巧妙,就地取材,用一个‘冷板凳’就讲透彻了治学的方法。”
      2011年,王鉴教授入选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2013年,入选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并被授予“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优秀专家”称号;2014年,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王鉴说:“每年5月2日,我们师兄弟都会去给先生扫墓,每位弟子都要在先生墓前汇报自己的成绩并以此来鞭策自己。因得益于先生严谨的治学精神和独特的教学方法,我们始终感觉先生还在我们身边,还在时刻提醒我们,要坐得住‘冷板凳’。”
      这个“冷板凳”,王鉴一坐就是近30年。作为国家重点学科“课程与教学论”的负责人,他继承先辈们的光荣传统,尽职尽责、任劳任怨、无私奉献,使西北师大教育学科跻身国内同专业前列。在长期担任国家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西北少数民族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期间,他率领团队开展调查研究,为我国民族教育决策提供了大量的智力支持。目前,他正和团队在加强建设国家少数民族教育智库,为国家民族教育政策的制定与落实提供研究基础继续努力着。
      随着影响力的不断扩大,他和他的团队的研究也得到了国内外同行的高度重视。美国华盛顿大学、加拿大多伦多大学、香港中文大学等名校的相关研究机构相继和王鉴教授学术团队合作,开展了国际多元文化教育比较研究。
      正如著名教育家叶澜教授所评论的那样:“西北师大的民族教育研究在国内不可替代,他们的研究贡献独特!”

      《民族教育学》构建了新的学科体系

      王鉴告诉记者,西北师大已经整合了全校民族教育的研究队伍,形成了合力,研究水平和起点在国内比较高。研究团队从理论上构建了民族教育学的学科体系,实践上打通了民族基础教育、高等教育和高层次人才培养的实践领域,整个研究都走在了国内最前沿。
      王鉴教授的专著《民族教育学》,较为系统地论述了我国民族教育的基本理论问题、双语教学问题、多元文化课程问题、民族教育事业管理问题等,形成了基本理论、双语教学论、多元文化课程论、民族教育事业管理论的学科体系,成为民族院校民族教育专业硕士生、博士生的主要教材,被誉为中国民族教育学体系最为完整的著作之一。
      “这本专著构建了我国民族教育学的学科体系,使民族教育学真正成为独立的专业外自主设置的二级学科。目前,西北师大教育学专业已经设立了民族教育学二级学科,专门培养少数民族教育研究的高层次人才,现在每年招收1-2位博士生。为了争取好的生源和优秀的研究者,今年我们实行了免考推荐硕博连读的政策,通过自己来培养专业人才,加强团队建设。”王鉴说。
      在少数民族双语教育研究方面,王鉴教授也做出了独特的贡献。他主持完成的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我国少数民族双语教育实践效果调查研究”,整体上分析了双语教育的成效、存在的问题及改进的措施,综合的评价了双语教育实施30年所取得的实践效果。他在调查中发现,双语教育在民族地区主要在“民汉分校”,民族地区的学生学习汉语缺少与汉族学生的交流的环境,所以双语教育的效果并不理想,因此他在研究中建议有条件的地区开展“民汉合校”实验研究。现在,中央民族工作会议就提出,有条件的地方,要使“民汉合校”成为新的教育模式,让不同民族的学生交流、交往、交融。
      西北师大在少数民族教育研究方面有其特色和独特地位,是其他高校无法替代的。因此,努力打造国家少数民族教育智库,瞄准西北少数民族双语教育,给国家提供政策咨询服务成为学校的题中应有之义。目前,王鉴带领他的研究团队已经建立了“甘肃双语教育研究院”,并为此开展了前期的准备工作。“高水平智库是高等教育质量的显著标志,要想让研究成果及时转化为政府决策和政策,必须具备两方面的因素,一方面相关研究必须要有独特的优势,另一方面研究成果一旦进入智库,就会成为国家资证的参与机构,要形成学术研究和国家资政议政的良性循环。”王鉴说。

 
下篇:率先提出“民族教育优先发展区”战略构想

 

      在近三十年的学术生涯中,王鉴的足迹遍布全国民族地区,对我国民族教育的实际情况十分熟悉。
      也正是这种“读万卷书、行千里路”的治学精神,王鉴和他的团队,用足迹丈量祖国的民族教育,先后完成了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我国少数民族双语教育实践效果调查研究”、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西部大开发背景下优先发展我国民族教育的政策研究”;完成了教育部重大攻关招标项目“民族教育优先发展政策研究”等重大项目10余项,出版了《民族教育学》《中国少数民族教育政策体系》《多元文化教育比较研究》《课堂研究概论》等专著8部,主编各类著作10余部。为教育部提供了《我国民族教育政策的重心转移》《我国双语教育政策的发展与调整》《新时期民族教育工作的重点与难点》等一系列有重大意义的咨询报告。

 

      为了解决在西部大开发这个背景下如何使民族教育优先发展的课题,王鉴教授带领他的团队在深入考察的基础上,率先提出了“民族教育优先发展区”战略构想。
      他告诉记者,这个构想来自于我国“经济特区”的理念。无独有偶,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家,对土著民族,如印第安人、毛利人等很早就提出教育优先发展区。基于这个理念,王鉴团队“民族教育优先发展区战略构想”的咨询报告,得到了教育部的充分肯定。他提出的“民族教育优先发展区”思想和多民族交流交往的思想,被《国家中长期教育发展规划纲要》采纳。“我们的研究成果至少倡导形成了这样一种认识,为国家政策提供了理论依据。”王鉴说。

      “课堂教学应该是一花三瓣、生命化蝶的理想模式”

      作为教育部基础教育专业支持小组专家团成员,王鉴代表教育部基础教育司深入参与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在教学第一线听评课活动中,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研究领域——课堂教学论,提出了“课堂志”研究方法,改变了传统教学论研究的范式。
      王鉴带领团队成员深入民族地区开展调查研究,深入中小学课堂开展“课堂志”的观察研究,形成了我国民族教育研究的西北学派,建立了中国课程与教学论研究的课堂研究学派,为中国特色的教育学体系建设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凭借在“民族地区多元文化多民族背景下的课程与教学”领域多年的研究成就,2012年,王鉴被评选为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这是西北师范大学的第一位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也是甘肃省属高校首位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在信息技术与网络教学的高科技时代,“翻转课堂”和“慕课”作为新的教学模式为传统教育教学的改革提供了新的思路,同时也带来了新的问题。王鉴教授说:“翻转课堂和慕课的出现恰好是现代信息化背景下对我们传统教学论的一个挑战,这也是现代教学论、课堂教学论重点要去研究的问题。但是不是所有的课堂都要走慕课和翻转课堂的形式,它们之所以受到年轻人的追捧,是因为学习方式和他们所处的时代是相吻合的。它们是社会的产物,是时代的产物,所以我们应该积极的应对和研究,当然,对在这一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更要认真对待和研究。”
      他认为,将来的课堂教学模式是多样化的,不可能是一种模式:“课堂教学应该是“一花三瓣、生命化蝶”的理想模式,现代教学要以学习者的学习活动为中心,构筑由“专业生活世界(核心)、制度规范世界(保障)、日常生活世界(基础)”组成的一花三瓣的课堂生活世界。因为课堂是老师学生发展成长的场所,通过自主学习、合作学习、参与式学习、慕课学习,翻转的课堂,在探索中让教学更有趣、更精彩。”而课堂之所以丰富多彩,是因为教师和学生生命互动创造生命构成的。要坚持课堂教学变革,使得课堂教学呈现出教师热爱本职工作、享受职业快乐、发展专业水平、助力学生发展、达成教育目标的良好状态。

       “创出特色在全国才会有一席之地”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西北师大人,王鉴教授对母校的感情至深且溢于言表:“我们学校是一所非常著名的老牌师范大学,学风、校风非常纯正。我对师大非常了解,了解愈多对师大的感情就愈深,在这方面也是非常矛盾的,一方面特别爱师大,因为我们在这儿生活,在这儿成长,就像热爱自己的家乡一样,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爱。另一方面,现在学校的发展也存在一些不利因素,这让我们这些土生土长的师大人很担忧,如何找到突破口重塑我们师范大学的辉煌,在我们心里有这样一种责任!”

 

      问及他为什么能在“长江学者”的评选中先行一步,王鉴教授说:“一是西北师大的教育学科在全国基础很好,得益于老先生们创造的条件,是他们的培养和长期辛勤的工作,让我们站在了更高的平台上,所以说我是受益者;二是近30年来,持之以恒的坚持做我们自己的研究,能够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做出成绩,尤其不易。这也是对我们长期坚持、潜心学术的回报;三是坚持自己的特色,少数民族教育研究和‘课堂志’植根于西北土壤,并且在这里开花结果,这种特色只有师大有,‘北上广’没有,因为深居西北这样的环境中,我们对这种研究就更加熟悉。” 王鉴教授在他的研究领域打通了少数民族教育和课程与教学论领域,一方面把人类学的民族教育研究的方法引入到教学论里,重新建立了课堂教学论;另一方面把教学论的理论和方法引入到民族教育的研究中。“这两个领域之间能够相互支持,恰恰是我们在西北做教育研究的特色所在。创出特色在全国才会有一席之地,这就是我们西北师大现在走的一条路子。因为教育研究全国都很强,只有走出特色,我们的研究领域、研究成果才能够代表我们西北的声音。不管是少数民族教育研究还是课程与教学论的研究,我们西北师大已经做到了,在全国大家都比较认可。”王鉴教授自信的言语中,无时不表现出一种西北人特有的执着。
      目前,他和他的团队,又把目光投向了国家“一带一路”战略构想大背景下的教育研究:“在这个战略实施过程中,中亚、西亚、南亚甚至欧洲和北非这些沿线国家的文化交流、教育合作会越来越多。西北少数民族教育发展研究中心顺势而为,设计了‘中亚五国多元文化教育与民族教育研究’项目,就是适应国家重大战略发展,真正为国家政策服务的。”
      这位敦厚的西北汉子,不仅仅是一个“满腹经纶”的学者,不仅仅是一个“学富五车”的师者,他更是一个怀抱初心的平常人。平时,他喜欢乒乓球,喜欢摄影,喜欢游泳,也喜欢唱歌。因为在他看来,工作和生活相得益彰:“我从来没觉得有多辛苦,有多累。我只是感觉很光荣,也很幸福。人要学会调整,当我们工作的时候,就应该全心全意、乐在其中,才能把事情做到极致。而当我们回归生活的时候,就要用心享受,享受生活的点滴,享受亲情的温馨。”
      “一位身心健康的教师,才有可能培养身心健康的学生。”说这句话时,他的脸上露出了愉快的笑容,不难看出,他真的是一位乐观豁达、积极健康的大学教师!

 

 

 

新闻中心 赵宝巾 (编辑: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