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正为范 >>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身正为范 > 正文

吕翠竹的毓苑情

更新时间:2015-04-30 04:28:58点击次数:307次字号:T|T

         当我们漫步在花香四溢的校园,当我们与花为伴、合影留念时,有心人就会发现:还有更有心的人为这些可爱的植物佩戴了“身份证”。
        外国语学院2012级翻译1班的吕翠竹自本学期校园里第一朵花盛开之后,便产生了一个为校园里花木制作标识牌的想法,并迅速转化为自己的行动——她已为校园里14种花木挂制了60多个手工制作的标识牌。
        置身于花丛之中的吕翠竹一袭白衣、落落大方。“和植物在一起,都忘了自己其实是学外语的。”边走边聊,记者看到师大教学一号楼、十号楼,还有博物馆这一带的植物基本都已经挂上了她为它们制作的简易标牌。标牌上,清晰注明了该植物的拉丁名、中文名、科属、别名,以及在师大的分布位置,足见用心之深。
        修修青琅玕,霜雪不可折。当记者问及制作标牌的“动机”时,吕翠竹笑着说,这一学期是春季学期,从三月份开始师大校园里的植物就陆陆续续开花了。自己很爱花,所以经常去赏花拍花,在拍的过程中她发现校园里的许多植物由于年代久远亦或是其他原因,上面的标牌早已遗失,自己和大多数人一样只能用黄花、红花来称谓它们。善于思考的她在心里悄悄萌发了为师大校园里的植物挂标牌的念头。她对记者说:“人有人名,花有花名,在师大这座百年学府中许多花已经成为深厚文化底蕴的一种符号,应当用自己的‘身份证’来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而且我觉得如果我不做这件事,大家也许就只能和我一样盲目地赏花了。”
        凭着要为校园植物全部挂上标牌的勇气和向同学们普及校园绿化知识的决心,吕翠竹一个人干了起来。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制作标牌是对专业技能的考验。由于自己并非生科院的学生,做标牌的初期,也是错误百出。为此,她不断普及生科知识,虚心请教专业人士。将植物图片发到网上跟同学交流,自己也是多方查找资料,最后又请生科院专门研究植物分类的老师进行确认。凭着这份决心,她义务做标牌的行为,赢得了校内师生的一致赞扬。
        吕翠竹指着湿漉漉的标牌说:“由于缺乏资金,手工制作的标签纸没有经过塑封,几场雨下来,已经完全渗水了。”记者仔细看了看,有些标牌确实渗水非常严重,纸板已经变形,不过里边娟秀的字体还是清晰可辨。
         在做标牌的过程中经常会发生各种各样的意外,辛辛苦苦做好的标牌才挂上去,第二天就不见了踪影,想起这些事,吕翠竹心里特别难过。同学们都劝她放弃,她一直坚持着。她说:“既然已经做了,哪能就此罢手?况且,普及绿化知识唤起大家对校园环境的保护,也非一朝一夕之功。”看着校园里的植物戴上了她为它们私人订制的“身份证”,能让更多的师生了解校园里的花草树木,共同爱护我们的家园,她觉得很有意义、很有价值。
        “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要想把这件事情一直做下去,必须依靠团队,依靠大家的力量。”她希望能有更多志同道合的人联合起来,组建一个社团,争取做一本《西北师范大学植物日志》。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师大是我家,爱护靠大家,缘于这份特殊的爱,结缘毓苑里的花草树木,爱护它们、呵护它们,这是万千师大人都该拥有的美丽。

新闻中心 (编辑:吉余岗)